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表弟在我家
表弟在我家
我们家有一房远房的亲戚,却跟我们家住的很近。所以,自然而然的,两家人成为又是远亲又是近邻的好亲戚。虽然是亲戚,却也是一表三千里的亲戚,因为不知是几代之前的姻亲又姻亲的表亲戚关系,我已经搞不清楚了。认真说起来,其实,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亲戚而已。不过两家人道是常常往来
  后来小女子我一人北上求学,之后也在台北市,自己买了小房子定居了下来,老家便少回去了。
  今年暑假,就是老家亲戚的小孩,今年暑假终于也如愿的考上了台北的大学,全家高兴的不得了。表嫂倒是颇为担心,担心都是在乡下长大的表弟,一时无法适应台北市的生活。于是想到了在台北居住的我。
  想要让表弟,趁暑假先让他在我家住上二个月时间,好适应台北的生活。也就央求我同意。一开始我自然,也些为难。毕竟,表弟已经年满18岁,而我也是大他7- 8岁的单身女郎,自然男女授受不亲。
  不过,眼看表嫂心疼表弟,表弟小时候也跟我很好,人又可爱、憨厚。而且也只是两个月时间而已,反正我的家刚好有二房,两个人一人一房,也就通融答应下表弟暂时在我家住下了。
  于是表弟就在今年暑假搬来我家暂时住下,我把台北家里的另一间空房间,打扫一下让他住,算是他的私人房间。而我自己仍是住在有卫浴设备的主套房里,是我私人的空间,至于客厅、饭厅、厨房、洗衣机等,则让他随意使用。
  许久不见表弟,倒也长的颇为高大帅气,不过,毕竟与我有7- 8岁的差距,还是把他当成是小弟弟的看待。
  男友周末跑来找我时,表弟听到门铃时,说:「我去开门」,门一打开,男友吓了一跳。
  「请问这是媚儿家吗?」男友看到表弟时,甚至怀疑自己走错门了问道「当然!表姊在里面,你一定是他朋友,对不对?请进来吧」表弟说男友脸上带点狐疑,又有些吃醋的表请进来,看到我在客厅里,于是问道:
  「哪时候,多了一个表弟住在妳这,我怎么都不知道?」我捉狭他笑道:「当然不能让你知道,这是我偷偷藏起来的」小狼狗「,放在我这里的,好用的很哩!」(附注:「小狼狗」在台湾目前的意思,是指女生偷偷养在家里的小白脸男生!)男友知道我是开玩笑,却也一脸不高兴的说:「我知道妳是跟我开玩笑,可是你是我的女朋友,怎么突然跟一个小男生一起住,我自然…」,男友看看表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我笑道:「别乱猜了!」于是把「表弟暂住的事情」,简短的说一遍,男友这才释怀。
  于是我们三人就在客厅聊聊天起来,偶而,男友开个黄腔,我只是吃吃的笑,表弟却满脸通红起来,看起来。表弟应该是毫无男女情事的经验。
  表弟说:「媚儿表姊,妳跟妳的朋友自己聊天好了,我到自己房间去上网好了」我想也好,表弟在场,男友跟我都感觉不甚自在,对着我开黄腔习惯了,一时不能适应。甚至,常常偷吃我豆腐的手,也都安分起来。
  当表弟进入他房间,我们听到他计算机开机的经典声音之后,男友跟我在客厅里,突然有如释重负之感。
  男友立刻移坐到旁边,搂着我的腰,对我轻轻说:「没事搞个,那么英俊、高大的表弟来妳家住,害我都紧张起来」我笑说:「你紧张什么!人家是我表弟,不要胡思乱想,他小时候光着身体洗澡,我都看到不要看了,不稀奇啦!」男友邪邪的笑说:「小时候,那里小,谁知道妳现在想不想知道,他现在」那里「长的怎样!」我自从上次跟男友跟做爱,男友竟然要我们在狗狗Jacky面前做爱那次经验之后。我就知道,男友似乎常有淫乱的性幻想,有机会甚至会去做点其它性爱的尝试,所以,他已经在想象,我跟表弟的暧昧事情,我也不觉得意外。
  我举起手,便对着他的额头就拍下去,啪的一声刚好打在他额头上,我说:
  「你又在乱想了,人家表弟可是规矩人,你没看到,你随便开个黄腔,他的脸,都红成那样,怎会对我想入非非呢!」男友挨我打,唉了一声,随后,顺着我已经举起的手,就把我的手给擒住,顺势把我给压在沙发上,并且对着人家敏感的胳窝,哈气说:「他,我是放心,可是我不放心妳,妳连狗狗Jacky都能吸引,自然让我不放心」,男友边说边舔起我敏感的胳窝。
  人家敏感的胳窝被男友哈气着,甚至有意无意的舔着,也让我极度的敏感起来,是一种想笑又想呻吟的感觉,我呻吟的说:「你不要乱舔,那你要怎么样才放心呢?」男友笑道:「妳这么漂亮,我只好先把妳掏空,先把妳搞虚了,把你搞的半死之后,妳自然不会再吸引妳表弟了」说完。不容我移动,男友两腿更是直接跪上沙发上,就像上次做爱给看JACKY看一样把我压在他的身上,便开始剥扯我的上身衣服。
  我受制男友力气大,一手又被他抓着,夏天暑假又穿的凉快,一时之间,无袖的短上衣,居然给他扯高了起来,甚至胸罩也被男友他给扯开了,两个乳房就这样抖跳了出来,我急忙用另一手遮掩胸部,说:「别这样,表弟刚刚进房间,万一他突然开门出来怎么办呀?」男友淫荡笑说:「上次有Jacky在场,妳在沙发上被我搞的都兴奋成那样子了,这次有表弟在隔壁房间,妳如果在客厅被我搞,其实妳会更兴奋!对不对?」说完,不容我说话,又去扯我的牛仔短裤,猴急的想把我,短裤连同内裤一同扯下。
  我急忙又伸手抓去住裤头扣子说:「别乱来!被表弟看到我裸体躺在客厅,被你搞人家的私处,我真的会不好意思啦!」男友笑道:「反正他也满18岁了,这么大了,不知道已经偷看几次A片了,哪会没看过人家做爱的样子,倒是妳现在满脸通红,好像已经很兴奋起来」我被男友一说,用剩下一只没被男友抓住的手,不知不觉的伸手摸我脸庞,果然是烫热的紧。我心理开始怀疑「难道我真的也是期望被表弟看到,我跟男友做爱的情境吗?」男友趁我手放松去摸脸之际,立刻把我另一只手抓住,他单手就把我两手都抓住,押在我的头上。至此我已经完全受至于他了,可是我也不好意思大声叫,以免让房间的的表弟听到,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男友看我似乎顺服他了,于是又是俯身下来,便对着我的嘴亲来,开始以法式的舌吻起来热烈的亲着我,他把舌头伸到我嘴里,搅和着我的口腔,挑逗着我的舌头,更让我吸着他那灵活的舌头。
  我渐渐被男友搞的有些意乱情迷起来。
  男友看我已经渐渐不再抵抗了,于是舌头开始往我敏感处,脖子、腋窝,乳房游走着,在我上半身又舔又吸的,而我受至于双手被男友擒抓着,上半身敏感处又被他用舌头游移滑动着,下半身又被他双腿给箝夹着,动弹不得,在全身被湿淋淋的舌头游舔之下,自然而然的呻吟了起来「嗯!嗯!嗯!,人家好痒,喔!喔!不可以去亲乳头啦,那里太痒了!」我说男友知道我是在说反话,才不管我的呻吟,继续往我下身舔去,舔到了肚脐眼上,一阵阵酥麻的快感,涌了上来,我也不再抵抗,男友又将舌头往下舔,舔到热裤的上方处,我甚至还挺了几挺臀部,好让他能往更深的地方舔去。「嗯!
  嗯!,乱舔人家身体的私密处,比狗还不要脸」我娇嗔的说男友看我已经不再抵抗了,手已经访开我的双手,想必已经被他舔到发春了,心中更是得意。男友说:
  「媚儿,妳嘴巴上说不要,怎么腰部、阴户却一直往上挺,好像很想也让我舔一下哪里的样子」我娇羞的说:「哪里啦,人家是被你舔的乱痒的,屁股乱动而已」男友也不达话,这次不再想硬扯我的牛仔短裤,却把我的双腿胎高,他的舌头,便往我大腿上舔去,游走游走的,渐渐往大腿内侧里舔去,男友边舔我大腿内侧边说:「媚儿妳大腿好香,好像刚刚才洗过澡一样!」我被他舔的双腿乱颤,回答说:「人家知道你这时候来,当然会先洗个干干净净的澡啦,谁不知道你每次都这么猴急!唉呦!人家大腿被你舔的都痒死了啦」我不知不觉的张开大腿,有意无意的想让男友能往我大腿内侧深处舔去,而男友的舌头,似乎故意的只往我大腿处舔而已,故意绕过我的私密处不动。
  我被舔的似乎搔不到痒处,也是心急起来了,不知不觉的更张开大腿,甚至还用手拉高短裤裤管,掰开短裤夹处,好让男友能从裤缝中舔到女人家的私密处。
  男友笑道:「刚刚还说不要弄的,怎么现在,自己却在献宝」我被说的整个脸都通红了,不过性欲已经被男友挑起,自然也无法熄灭了,我回答说:「谁叫你要乱舔人家敏感处,现在你反而不敢往内舔,原来是你会害羞了,反正现在人家家里,养着一只」小狼犬「,如果你让我欲求不满的话,我只好让那只」小狼犬「替你服务了」,因为我的性欲已经被男友激起来,男友却故意泼我冷水,钓我胃口,我只好也拿话激他。
  没想到男友不但不生气,还兴奋的笑了起来,男友说:「自从上次跟你做爱,Jacky在旁边助性之后,我还真的觉得,如果能看你被2男生一起搞你的淫穴的话,我才觉得过瘾呢?」听男友这样一说,我反而不敢回答,只是脸涨的更通红男友看我不回答,更是露出淫荡邪恶的笑容,高兴的把我臀部也托高,再去扯我的牛仔短裤,这次我不再反抗,任由他脱掉我身上剩下的衣物,他脱掉我的短外裤之后,剥开我的内裤底,小穴轻易的露出春光,男友兴奋说:「媚儿,妳真是漂亮,身材保持的这么好,奶子又大。而且,每次我看到妳的小穴,粉红、粉红的,阴毛又不多,稀稀疏疏的盖在耻丘上,都会让我莫名兴奋起来」我害羞的夹起腿来,又被男友轻轻的掰开男友用手指在阴道口轻轻的游移着男友说:
  「媚儿不但漂亮,皮肤光滑,也还是个淫荡的女生耶!一下子内裤底部就像是泼了半碗米浆一样,又滑又湿的,湿了一大块」听男友这样一说,我赶紧伸手去小裤裤底部一摸。果然,真的是已经湿了一大块区域,我低头一看,甚至,都已经看湿渍的地方,都已经型成小穴洞口的梭形形状,想必现在我的小穴深处,目前是充满淫水才对。
  男友看到我的自己摸着洞口,大概觉得我的表情很淫荡,让他无法再自制,于是伸手便把我身上唯一的内裤,也给扯了下来,果然内裤上还沾粘着许多我的洞洞的淫水,刚刚扯下时,内裤还跟洞口牵着几条丝,至此,我终于裸体的躺在客厅沙发上。
  男友二话不说,故意把我双腿掰的开开的,露出早已经湿淋淋的小穴,再调整我屁股朝向的角度,故意把我私处正对着表弟房间的方向。
  我大吃一惊说:「你别把我屁股弄成这个方向,万一表弟突然开门,人家的私密处,不是正好被他看光光了吗?」男友笑道说:「这样不是很好吗?刚好可以让你表弟,顺便上一堂男女健康教育的课程,也让他看看你这个表姐,有这么漂亮的小穴」说完用手指拨了几下穴口的小阴唇,刺激感马上从小穴处传来。
  我原本以为男友只是开开泄漏春光的玩笑而已,现在却真是感觉到,男友似乎玩笑越开越大。表弟现在一个人在房间,做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万一他突然开门出来喝水、还是上厕所,一开门就会看到他的表姐,正裸体的张开大腿,而且私密处还正对着他,再加上,我的家并不大,房门到客厅,距离又短。万一表弟开门,真的可以一下子便巨细靡遗把我的私密处,看的清清楚楚。
  我想到这里,更是羞惊交加,两腿不自主的踢着,可是男友似乎早想到我会反抗,全身早已反过来,压着我,就像平常男女69口交男上女下的姿势一样。
  甚至,男友已经把他硬的硬邦邦的鸡巴,对着我的嘴巴塞入。
  可是我一想到,一旦我跟男友真的在客厅69口交起来,我的视线完全被男友下半身的男性器官给遮住,万一表弟开了房门,我想,我的私密处被他一缆无遗,甚至看上半天,我都不会发觉。所以,我直觉把男友塞入我口中的鸡巴给吐了出来。
  男友此时趴在我身上,两手把我大腿掰的开开的,正用手指在轻轻的柔着我的小豆豆,一阵阵的舒服传了上来,大概已经感觉到我吐出他的鸡巴,没有在服务他的鸡巴,令他有些不悦!
  于是他开始,从轻轻揉着小豆豆,变的开始用力、快速的摩擦着我的小穴口一下子,我的私密处也从原本舒服感,变成刺痛感我不禁大叫了起来说:「好痛、好痛,小穴不舒服,好痛」男友不管我的叫声,继续快速的摩擦着小豆豆,我痛的只好缩起双腿,却因为大腿已经被他掰开,小穴仍在他的掌握之下小穴的刺痛,让我继续凄惨呻吟着「人家小穴好痛,你不要那么用力搓啦!
  喔!喔!好痛」
  男友说:「谁叫妳不乖乖配合我,我要叫妳的小穴,又痛又爽,会让你更兴奋喔!」说完,把两只手指直接插入我的小穴里,因为我的小穴原本就紧,以往男友都是先一支手指插入,等真正润湿了,才能用两支手指插入,现在突然,一下子插入两支手指,我感觉小穴突然被大大的撑开,塞入,顿时又是一振刺痛,虽然,已经流满淫水,而没有摩擦的刺痛感,但是,阴道里仍是有突然涨开的不舒服感。
  我痛着呻吟的说:「喔!小穴被撑的好涨,不舒服,慢一点好不好,小豆豆太刺激也不舒服!」痛的眼泪都不禁掉了下来。
  男友看我掉下了眼泪,终于也不忍心再折磨我,开始轻轻的揉着小豆豆,用一支手指轻轻抽插着小穴,我顿时从痛感,转化成舒服。感觉却比只有持续轻轻揉的舒服感还过瘾。
  我不禁开始享受的呻吟起来「小穴好奇怪,一下痛,一下舒服,反而感觉更爽,你不要停,继续弄人家的小穴,好像快要丢了,喔!喔!喔!就是这样」我甚至自动把大腿打的更开,好让男友充分玩弄我的小穴。
  男友看我又转为享受了,更是忽快忽慢的玩着小穴的洞口洞外我在他手技之下,一下柔柔的舒服,一下子又变成刺激的快感,两种感觉交替的刺激着小穴,几乎让我舒服到快要到达高潮的临界点,小穴更是不断的流出淫水,感觉屁眼都已经湿润起来,相信淫水应该都已经流到屁眼上去了我几乎在他手下就快要崩溃了,我呻吟着说:「喔!喔!不行了,人家小穴快要高潮了,要丢了,喔!喔!喔!」大腿早就自己开开的摊着,任他玩弄我的小穴,早就忘记,还有表弟在房间的事情,也不在乎我的私密处正朝着表弟房门口,让男友玩弄着。
  而我为了回馈男友,也同样又把他的肉棍给吃了进去含着他的大龟头,替他服务着,两人都在玩弄彼此的性器官。
  就在我刚刚含住男友阳具的时候,突然间,我似乎听到有门打开的声音,一时不确定,我又吐出了口中的肉棍,轻声的问男友说:「你有没有听到开门声?」男友却不理我,伸手抓住自己的肉棍,又往我嘴里塞去,我因为被男友身体压住,根本无法看到门是否打开。再加上,前一次吐掉男友阳具,被男友折磨小穴,吃痛了一阵子。这次只好乖乖的又含住他的阳具,继续替他口交,而且我的私处仍是朝着表弟门口,被男友在逗弄着。
  但是,我心里怀疑,表弟应该早就在房间,偷偷在听到我跟男友的事,因为我们叫那么大声,而且我也被男友弄得呻吟这么大声,表弟应该早就听到了。大概也知道我的私密处,现在正腿开开在朝着他的房门,刚才终于忍不住打开房门出来偷看。而男友似乎有人看,他更觉得过瘾,便假装不知道,反而用阳具塞住我的嘴巴跟我的视线。
  一想到身为长表弟7- 8岁的表姐的我,现在正腿开开的张开自己的女人密处,让男人玩弄,自己还大声呻吟着。而让表弟在门缝上偷看,我不禁感到一股难以言谕的羞惊交加的复杂情绪,在这种气氛之下,小穴竟然也感到特别敏感刺激,居然强烈收缩起来,一股比以往都强烈的高潮感,突然袭来……前文:许多再前一篇留言的大大,都说我已经好久没再写文出来了。我也必须承认,的确是有一阵子都没再写文了。这得怪小女子我这个人,一点「幻想力」都没有。无法像这里的许多原创作者一样,天马行空的就能想象出许多瑰丽的文章出来,令人非常的钦羡。
  我实在因为太没有幻想力了,所以,只能等自己亲身体验一些事情之后,才能以回忆当时事情的方式,把它写出来。所以,我都必须写一阵子,停一阵子,无法像有些多产的原创作者一样,常常在此作出贡献。
  不过也因为我所写的东西,几乎都是亲身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所以,体会上,会非常的真切。我算是只是用笔把它纪录起来而已,所以,通常所写的事情,都是非常接近事实。这也是为何,许多看过我的文的大大,都说非常具有临场感的原因。所以,纵使产量不多,是一可惜,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不多说了,再续前篇,我们说到了,表弟暑假来台北我住的地方暂住二个月。
  而男友也在周休二日时来找我,在表弟跑到自己房间玩计算机的时候,男友欲望大发,竟然就在客厅跟我做起爱来,而且还把我的衣服脱光,掰开我的大腿,把我的私密处,大腿开开在朝着表弟的房门,似乎在引诱还是处男的表弟偷看。
  结果,表弟似乎经不起诱惑,终于偷偷的打开自己房门,偷看我跟男友的做爱,而为何说是「似乎」呢?因为我那个色色又有些变态的男友,把我押在他的身体下面,把他的男根塞入我的口中,我们正在以男上女下的69姿势,玩弄着彼此的性器官,而且我的性器官刚好也对着表弟的房门。所以,我根本没办法知道表弟有没有出来偷看我们的做爱情节。
  而我说的「似乎」,则是因为,我感觉我听到了一声房门开门的声音,虽然很「轻」声,再加上,我的视野也被男友的性器官阻碍住。但是,以我女性的直觉而言,我感觉到另外一双贪婪的眼睛,正在盯着我的性器官看。我感觉我的私密处正在被一双贪婪的「视奸」着。
  而我也在这样的气氛当中,在男友的嘴巴与手指拨弄我的小穴穴的内外敏感触之下,居然,也就这样快速达到一次异样的高潮。
  当时,我感觉体内似乎有股液体就要一涌而出,我惊讶到,我竟然这么快就要高潮了我赶紧吐出塞在我嘴巴里正在进进出出的鸡巴,喊着说:「喔!喔!喔!不行了!不行了!好男友,你饶了媚儿的小穴吧!人家的小穴已经快要受了了,喔!
  喔!…快要崩溃了!」
  不说还好,男友一听说我快要达到高潮,居然,闷声哼:「嘿!嘿!」两声。
  之后,居然更加快速的抽插正插进小穴洞洞的两支手指,嘴上更是拼命的吸吮已经被他吸的涨红的小豆豆。
  我感觉我的小穴,已经快要接近高潮临界点了,体内的液体就将崩溃了,更是本能的,两腿往内收缩,只能大声呻吟说:「啊!啊!不行了……要丢了,要丢了…」,男友看到此情景,更是用手抓住我的大腿,硬是不让我并拢双腿,嘴跟手指,双管齐下的吸吮、戳穴洞,我在不敌男友的攻势之下,终于一泄千里,泄身了。
  顿时感觉阴道里一阵又一阵的收缩,夹吸着插在阴道里面的手指,大约持续半分钟之久,阴道在收缩的同时,顿时也感觉里面,越来越湿滑起来,我知道我真的泄身了。
  男友玩着我的小穴,从小穴开始收缩时,他就开始有意的叫着说:「啊!啊!
  媚儿你的屄,怎么会一阵一阵的在吸起我的手指,还越吸越紧,而且还一直流淫水出来,真是淫荡的女人呀!」我当时已经意乱情迷了,呼喊的说:「高…高…潮,人家的屄,啊!啊…!
  被…你搞到高潮…了」男友边抽插小穴更边大声说:「你的屄,怎么会吸力这么强,我的手指几乎都快拔不出来了……」手指却仍是噗、噗的抽插着。
  由于男友手指插在我小穴里,而因为阴道收缩的关系,每次男友抽出手指时,甚至,我的屁股都还会跟着他的手指拉起,而被带动抬起来,仿佛他的手指是被我小穴夹住,挣脱不了似的。
  男友邪眼看着房门的门缝,边玩小穴边笑说:「真可惜,插在屄里的,只是我的手指而已,如果这时候是男生的阳具,插在这屄里面,不知道要在里面射出多少精虫,你的屄才肯放松,你的屄好象有吸精大法一样!」我当时,几乎是曲卷收缩身体能收缩的任何肌肉,才能忍受如此被男友戳揉出来的大快感,只能喘气回答:「嗯!嗯!你把人家搞的半死,还…还在笑…喔!
  喔…」说完两手两腿一摊,整个人几乎是「大」字一般的摊在沙发上。
  而就在此时,我似乎隐隐约约又听到在表弟房门处,传来,男生故意压低、且急促的喘息声,甚至还有些吞口水的声音,而我这时候的姿势,正是赤裸裸的大字摊在沙发上。
  女人的私密处,更是正对准着表弟的房门,表弟若是此时是从门缝间偷看出来的话。一定是和A片里,看女人小穴特写镜头,没什么两样。而且还是现场直播,表姐赤裸裸的露出屄,就在他面前达到高潮,而我的高潮泄身的糗态,想必也被他一览无遗了。
  男友似乎也听到,房间里男生故意压低的喘息声,男友更是故意拨弄着,我摊成「大」字型的大腿内侧,他边拨弄边说:「好淫荡的屄哟!夹完人家的手指,还流出一堆像透明又不像的白色淫水,原来媚儿你的屄,还会流」阴精「呀,人家说,会流阴精的女人最淫荡可怕,会把男生吸干榨净的」我才刚刚高潮过后,无力地摊在沙发上,一时动弹不得,双腿也只剩下抽搐似的发抖着而已,每抖几下,私密处似乎更有淫水源源不绝的流出来,都已经滴到沙发上。
  而男友手指又继续拨弄我的小穴,我更是无力反抗,只能任由男友玩屄。而且因为刚刚高潮过的女人秘处,是会变的非常敏感的;男友手指拨弄着已经涨红的阴核、阴唇等处,甚至还仍抽插小穴里面,每次抽出手指,都还带出不少液体粘液。小穴变得极为敏感,我在他拨弄之下,也却只能「唉!唉!唉!」的忍刺激的呻吟而已。
  而就这时,我似乎又听到表弟的房间内,传来另一阵阵更急促的男人喘息声与吞口水的声音。之后,接着而来,传出两声长长的男子叹息声,这几次声音,我几乎可以确定是从表弟房间传出来的。不过,两声长叹息声之后,表弟的房间似乎就此安静下来了。「表弟在偷看表姐被男友搞到高潮,自己忍不住也在房间自慰起来了!」我的女性直觉这样告诉我男友这次应该也是听的清楚,所以,他在表弟房间传来喘息声之时,便故意把我的大腿,再度掰的开开的,露出湿淋淋的小穴,而且把小穴的所朝方向,再次对准表弟的房门,并且继续用手指抽插我已经极为敏感的小穴。
  而我的女人私密处,遭到男友的手指蹂躏,更是敏感到几乎接近痛苦的边缘,我不禁用手去推男友的手,呻吟着说:「喔!喔!…人家小穴太敏感了,再弄下去会坏掉啦!啊!啊!…」我甚至挪动屁股,东躲西躲男友手指的蹂躏。但是,每次躲歪了之后,都被男友狠狠的抓回来,把小穴洞口再度对准表弟的房门位置。
  不过,在几次都被抓回来,再度蹂躏之后,原本小穴极为敏感的感觉,却因为表弟房间传来男子两声长长的叹息声之后。让我产生了一种非常诡异的性欲望,一种强烈的表演欲望,而且是「性」的表演欲。也因此被勾起了,我听到男子叹息声之后,直觉到:「表弟当时应该是一直在偷看着我的小穴被男人玩弄,而且自己摸着自己鸡巴自慰,射精了!」我一想到这里,不免害羞心大起。不过,随之而起的是,一种更淫邪的欲望,我竟然把现在正在玩弄我小穴的男友,幻想成是年轻的「表弟」!
  我顿时也觉得,小穴被弄痛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极大的舒服感,而且舒服感还在持续扩张中,这种感觉真是奇特呀!
  于是我又重新用手握着男友的鸡巴,把它想象成是表弟的阳具,我呻吟的说:
  「小穴被你弄的好舒服喔,我也要吃你的大鸡巴!」,说完,一口就含住压在我脸上的阳具,心里只想着:「这是表弟的处男阳具,我要好好吃它一下,品尝一下处男的味道!」男友大为惊喜,通常我达到一次高潮之后,都会想尽办法,把他推掉,不让他再性爱。甚至帮他打飞机交代一下,就是不让他再碰我的密穴和身体。像这次高潮过后,没多久马上又要的样子,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我的淫荡样。却不知我正在把他幻想成是表弟的转变,才又激起性欲的,他还以为我又对他的挑逗,引发兴趣起来来了。
  我边含着鸡巴,含含吐吐,说:「好大的鸡巴,好硬,我爱死了,等一下要好好搞人家的小穴,人家的小穴只用手指不够舒服喔,我要更大的鸡巴塞入,嗯!
  嗯!」甚至还把鸡巴靠在我脸庞上,又亲又舔的,好象非常宝贝似的。
  男友马上感受到他阳具的舒服感,于是,他开始放慢玩穴的手,只专心的享受我用嘴巴服务他的鸡巴。
  他舒服的说:「媚儿开窍了喔!我说嘛,你就是放不开,给人看你的屄,有什么关系,这么漂亮的屄,只要是男人看到,都会想尽办法,想插进去里面,好好的射精在你的屄洞里面,你这样被男人搞,不是自己也舒服多了吗!喔!喔!
  小舌头真灵活!舒服………啊……!」
  我只管幻想是表弟的鸡巴,在我嘴巴里吞吞吐吐的进出,至于男友说什么,也没听清楚,就在这样气氛当中,我不知不觉的,玩弄这根「表弟的鸡巴」,将近十分钟的时间。而且还是包含无限的爱意,在玩着「表弟的鸡巴」。
  而且,甚至有意无意的,自己挺着屁股向上,正对着表弟房门,好象在展览着自己淫荡的私密处,给门缝的那双眼睛看见。自己甚至感觉小穴因为我的屁股扭动,屄洞口一张一合的,持续有淫水跟着流出来,淫水都顺着腹股沟流经屁眼,甚至滴到沙发上去,我都感觉当时的我,真是非常的淫荡。
  甚至我更故意,偶而还抽空出我的手,把手放在自己小穴的阴唇上,用手指撑开屄洞,让屄洞张的开开的,还对着房门上张开大腿、挺着屁股,我要让房间的表弟,能好好看清楚,这就是表姐万人迷的小穴。
  自从交过男友以后,每次跟男生做爱,从来没有男人会嫌过表姐的身材。交过的每个男友,都说我有个宝穴,又紧又嫩,常常爱玩的爱不释手。
  甚至,以往曾经被两个小男生给下药迷奸时(请自行参阅以前的两篇文-「竟被两个男生迷奸得逞、竟然成两个小男生的3P玩具」大约在13- 15区附近),当时我在意识上,已经迷迷糊糊了,却还听他们评论说我的小穴又紧、又嫩,又很容易流淫水,真是女生极品。两个性欲特强的大学生,便设计迷昏我,把我带到汽车旅馆里面疯狂的玩弄我身体。害我当时,被那两个小男生搞了一晚,也算不清楚被他们轮奸,甚至3P的搞了几次?最后才半死不活的自己回家。难怪,人家说红颜也是一种罪恶,原来是会让人犯罪的罪恶呀。
  我的身材,在视觉上,只要看过的男生,甚至女生们,都绝对让他们眼睛为之一亮。连覆盖在小穴的门口的小阴唇,两片到现在都仍是呈粉红色状,更别说是大阴唇了,更是粉嫩粉嫩的。
  我在洗温泉时,偶而会偷看一些女生的性器官,常常发现他们的大阴唇,小阴唇都已经变成咖啡色了,感觉真的丑陋,一点也不漂亮,很怀疑男生们玩得下去。而且感觉很淫荡,感觉好象都被男人搞黑了一般。
  而我则天生肤色特别的白,而且在私处上,天生阴毛就只有柔柔的一小撮覆盖在阴阜上,阴唇上,几乎找不到几根的毛。疏疏淡淡的长几根大阴唇两旁,自己都觉得漂亮至极,甚至,我都还有自拍了几张下来,各种撩人的姿势都有,只是纯自己欣赏,没有勇气贴到网络上来。
  甚至,还有跟我交往的男生,以为是我偷偷剃毛的结果,约会时,常常要我脱掉内裤给他检查,甚至,有时候他趁看电影时,就把我内裤脱掉,让我光着小穴,仅穿著短裙,好让他趁黑时,偷吃豆腐。当然,当时自然又是让他的诡计得逞了,所以,我认为男人为了搞女人,真是诡计多端的不得了。
  所以,我的身材和小穴,完全会让男生有触觉、视觉上的性欲快感,倒是因为这样的关系,常常跟男人发生性关系时,男人都因此太过兴奋,常常没两下子都因此偷偷射精在小穴里面,甚至有一次跟年纪大我十多岁的男人做爱实,他竟然在刚塞入小穴洞口时,就泄了,让我当时怅然不已。我感觉怎么男生都这么容易射精呀!我常常还没舒服够,男生就不行了!
  话说回来,就在我幻想着正我是SHOW小穴给表弟看,并且用心吃着表弟的鸡巴,甚至吸着他的睪丸袋,两粒睪丸轮流的吸来吸去。不知不觉中,感觉嘴里的鸡巴,越来越硬,越来越粗,男友的呼吸声,变成了喘息声。
  我赶紧停手,男友马上起身,转过身来,再度大大分开我的双腿,对着我的身体抱住,我知道他要开始插穴干我了。
  我不禁迷惘的脱口而出的说:「来,来干表姐的淫穴,表姐的淫穴湿瘩瘩的,正好让你干个过瘾!尽量干吧!」男友二话不说,鸡巴对着我的小穴便长驱直入,直接往里面塞入,一下子鸡巴便完全插入我的小穴里面我不禁呻吟说:「喔!好粗!好舒服喔,表姐被你干最舒服啦!人家的小穴尽量让你干,没关系」男友听到我的呻吟之后,脸上充满淫邪的表情,邪笑的说:「真是欠人干的淫鸡掰呀!小穴就那么欠男人干吗!」,之后也不多话,就直进直出的往我的阴道深处戳入。
  我呻吟的配合着他的塞入:「喔!喔!」,并且闭着眼睛,可以想象得到,此时表弟一定正在观看我被男人插屄。
  所以,我又幻想现在正在插我的这个男人,就是正值青春期的表弟,小穴被阵阵的戳入,直顶到子宫口,阴道里面阵阵麻痒起来,好象又快要泄身,但是又感觉有点遥远,已经分不清是事实或者幻想。
  由于男友先前已经被我吸的快要射精在我口中了,鸡巴在插入穴里没几十下之后,就感觉他已经气喘虚虚,越做喘息声越大。
  在我正当舒服的享受被男生肏屄之际,男友突然唉声叫起说:「我不行了,喔!喔!喔!」我感觉男友快要射精了,急忙说:「不行现在射精,表姐还没有享受够,再让人家再舒服久一点,你等一下再射!」我甚至圈起双腿夹着男友的腰,好让他不要拼命冲刺。
  这时,如果房门后的表弟,这在观看的话,一定会发现表姐的双腿夹着男人的腰,而这男生的生殖器官正拼命的插入表姐的穴里面,男人的睪丸袋,在屄洞口外面,顺着男人鸡巴的律动,拍击着他表姐的屁眼,而整个屁眼却因为表姐的淫水关系,和拍击着的屁眼的睪丸,牵着一缕缕非常淫荡的淫水丝线。
  男友这时,才不管我阻止他,全身压下来,用嘴吸着我的脖子,甚至几乎已经算是轻轻咬出齿痕的吸吮着我的脖子,好让我就范他的性爱冲刺。
  而我在半胁迫之下,只能承受他的鸡巴越来越快速的抽插,最后阴道里面,突然感觉男人鸡巴典型的一阵子涨大、缩小的射精动作。
  我感觉我的阴道的液体变多了,男友却趴着不动,我却仍性欲不满,所以,很直觉的向上挺动自己的小穴,好套动着还插在小穴里面逐渐便软的鸡巴我呻吟说「继续动,再动,不要停,人家还没达到高潮……,嗯!嗯!」小穴仍是死命的往上顶的。
  而男友不中用的鸡巴,仍渐渐萎靡着,而且插在小穴里面的阳具,渐渐感觉精液有从洞口溢出的感觉。最后男友抽动一下屁股,人仍趴在我身上,甚至左手还捏把玩着我的左乳。但是他软掉的鸡巴,还是从屄洞中滑了出来,也带动原本射在阴道里面的精液流出来一些。而我原本圈住他的腰的双腿,则自动解开,摊了下来男友萎靡的趴在我身上,一时不再动了。我知道他又一次自己先高潮射精在我阴道里面了。而我正在兴头上,却只是被我男友点燃欲火,欲火却无法被他熄灭。
  我的欲望当时正大旺着,但是男友却像正从我阴道洞口的流出的精液,一样的无力感,让我感觉到,非常大的挫败感。
  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房门轻轻的关门声「噗!」,我意谓到,原来表弟真的都亲眼见到身为表姐我的,这一次和男人的活春宫性爱。我被他看光光之后,将来,将如何面对他呢?
  
  【完】